雲葬

Nothing left.

据说很好笑,那就重发一次。

Hey!Stranger

祝word太太 @花式作死无冕之王 生日快乐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Sun接到友人电话的时候,刚好洗完澡出来。还没来得及吹干湿漉漉的头发,便匆匆出门,开车前往友人口中所说的酒吧。

大概是起了小小的争执,友人的男友,对着一个微醉的男人敲杯子敲碗,拼酒中。现场唯一清醒的两个人面面相觑,友人拦着自己的男友,露出歉意的微笑,把怀中人半抱着拖回了家。在走之前指着那微醉的男人,拜托了Sun:

“他们是发小来着,经常一言不合就吵嘴。我实在是找不到人了,这次可能需要麻烦你送一下他。”

“行,没问题,你们先走吧。”Sun总是乐于担这样的差事。

“之后请你吃饭...

密谋

【2017江苏高考作文题】车有各种类型,车来车往,车传递着真情,承载着时代的变迁,折射人世的变化,道出人生的哲理。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,题目自拟,文体不限,诗歌除外。 

关于一个消防车的故事,流水账,没主题没内涵,超字数,严重跑题,到底有没有车,负分作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隐秘的生活令人窒息,

他们在密谋一场逃难。

机翼穿透云层,

能够望到无边的田野。

暖气强劲,

五指紧握,

在飞机上一夜无眠。

入境。

欧洲的混乱令人堪忧。

他们带着墨镜,围着围巾。

要不是顶着两张亚裔男人的面孔,

以及世界游泳冠军的身份,

说不定真会被...

[春糖]隐

haruma和takeru
为我N年前萌的西皮,奉上一点文字。

•正文•

haruma知道takeru要退隐的事时,各种小道消息早已传的沸沸扬扬。

但公司里没有一个人出来告诉他实情。不知是公司有意无意,他这几年和takeru的行程总是错开 ,在外人看来坐实了王不见王的推测。所以现在处于毫不知情状态的haruma的确无奈啊。

他一有谈起takeru的苗头,总是适时被经纪人掐灭。除了微笑就只有微笑。

在结束了一场舞台剧的演出后,他坐在后台的休息室里,镜子前是一束红色玫瑰。哈,是谁送的?居然是红玫瑰。

haruma随意地翻看了一下卡片,署名是T。还未多细想,外面突然有嘈杂的谈笑声...

手癌

OOC,雷请绕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孙杨是个网瘾boy的属性想必是众所周知了。曾经的他深夜凌晨会时不时上线,会手抖不小心用大号给别人微博点赞。但是随着这几年网络飞速发展,他发微博的频率反而没有以前高了,有时候发的照片里,能反光的眼镜or镜子里还会打上马赛克。最近的微博更是一水的广告。然而,他这次发的一条微博却让很多人炸了,新粉老粉围观路人的眼珠子哗啦啦掉在了地上。微博热度正直逼榜首,这态势把最近人气颇高努力攒热度的小鲜肉们给吓到了。

微博内容是这样子的——

孙杨:感谢今夜比赛场上粉丝的支持与鼓励,我会一如既往!你们也是最棒的!PS:杨哥还有话要跟你们...

Ordinary Lie(下)

前篇:

BGM:faint light


Dear Sun:

乌云压在了海平面上,海鸥消失了。
我并不期待下雨,因为一下雨我可能又要疯了。我还是撑了把伞,出来走走。看到你淋着雨在海滩边的公路上奔跑,尽头处密布的浓云仿佛要把你吞噬。我似乎觉得你是另一个我,我们都笼罩在一张巨大绝望的网里。我想要把你拉入这种绝境,因为,如果没有你,我是不完整的。


Sun看到暴雨即将来临,便决定赶紧回去。当狂奔在路上的时候,他却听到了不远处有人呼救。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,朝着他大喊大叫,海水里有两个孩子在扑腾。Sun迅速奔向海中,救起其中一个孩子,另一个却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。怎么办!


“我的天哪...

欲断魂

OOC,AU,HE,古代·伪武侠,一发完。

孙少侠和朴先生人设猎奇、剧情崩塌的故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杳亡


云涌山恫,鸟兽潜藏,万籁俱寂。

有一持剑的少年人,在急风骤雨来临之际,缓缓走在山间的路上。突然,不知何时,密林中出现一群蒙面的黑衣人,黑衣人不发一言,手起剑落直朝那少年人刺去。少年人剑未出鞘,仅是左右闪避,不出片刻便被逼至悬崖。
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少年人站在崖顶,猎猎风声卷起他暗灰的袖袍。


“杀你的人。”


黑衣人亮出的剑弩...

碎星如钻

OOC,AU

无聊的看星星梗,情敌变情人梗,一发完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想不到,我还能和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幕天席地看星星。”

“是啊,我也无法想象,感情的事谁都说不准。”


1.


孙杨和朴泰桓是在路虎车友会里认识的。刚开始那会儿,他们关系并不是很融洽。原因很简单,孙杨的女朋友和朴泰桓一直走的特别近。孙杨有危机感。


孙杨从娃娃机里取出了第五个毛绒玩具想要讨好女友,女友却正扒拉着手机聊天无暇理他,孙杨探过头一瞅,是朴泰桓,可恶。约会吃饭的时候,孙杨问去哪家餐厅,女友一个电话打给朴泰桓,让他推荐推荐,顺便还问最近上映的电影看哪一部比较好。孙杨还是...

Ordinary Lie(上)

结局想好了,无法界定HE和BE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像所有的疯子一样,我把所有人都称为疯子,除了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© 雲葬 | Powered by LOFTER